]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鬼故事 > 

鬼侠诛恶

时间:2018-06-10 14: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夜色如墨,武林盟主江桐的独子江山固又像往常一样,穿起夜行衣,带上几个恶仆开始行动了。

  白日里,他早就从恶仆们口中得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住进了本城的顺安客栈。

  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来到客栈后便分头行动,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客栈里的人就都被熏香熏倒了。

  江山固一阵阴笑过后,一脚踢开一间客房的门,大摇大摆地进了客房。烛光亮起,一个躺在床上的睡美人便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一把掀起盖在女子身上的被子正欲行禽兽之事,突然,女子“啊”的一声醒了过来,惊恐地瞪大双眼。

  江山固眼睛瞪得比她还大,他做梦也想不到,被中的女子颈部以下竟是几根正在四处乱动的枯骨。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他刚想拔腿逃走,突然一阵阴风吹灭了蜡烛,他的身体先是僵在原地,继而又不由自主后退几步倒在了床上……

  守在门外的几个恶仆久久不见主人出来,便忍不住大胆地催问几句,连喊数声仍然无人回答后,他们就一窝蜂似的冲进客房。烛光又一次亮起,恶仆们看到江山固正与女子并排盖着被子躺在床上。

  恶仆们刚想唤醒江山固催他离开,突然女子阴阳怪气地笑了几声,她的头竟离奇地飞了起来,然后就破窗而出飞走了。

  恶仆们急忙掀开被子一看,江山固的脖子下面只剩下一堆还沾着血迹的枯骨,且这些已断折了的骨头还被拼成了两个大字——鬼侠。

  当江桐得知是鬼侠杀了自己的独子后,不禁想起一件亲历的往事。

  十几年前,江湖上有个自称鬼侠的少年曾令无数武林中的恶人闻风丧胆。后来,包括江桐在内的一些恶人便设下圈套合力将鬼侠捉住后囚禁起来,为永除后患,众恶人便仿效官府择了个日子决定对鬼侠实施斩刑。

  行刑那天,刽子手一刀下去,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怪事发生了,鬼侠的头被砍下后没有落地,在绕着法场转了一圈后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此事过了五年,江湖上便有多个恶人被一颗四处乱飞的人头所杀。据目击者称,此头正是鬼侠的人头,令人称奇的是,此头不但可在空中做出各种表情,还能与人对话……

  已愤怒到极点的江桐也来不及多想,马上下令召开武林大会,商讨捉拿鬼侠一事。武林中人齐聚一堂,面面相觑却谁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江桐一怒之下,便下令要把两个点名后还是出不了主意的人拉出去斩了。

  就在此时,突然铁掌派掌门洪孝站起来说:“盟主,且慢动手,依在下愚见,要想给少盟主报仇,除了重金悬赏善于降妖捉鬼的法师外,也别无他法!”

  江桐点了点头,一挥手,命人放了那两个已被捆起来的人:“好!就按洪掌门说的办,我一定要让鬼侠魂飞魄散,替我儿报仇。”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一连数天过去,赏金一涨再涨,竟无人敢揭榜。更令他恼火的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梅仓也被神出鬼没的鬼侠杀了。

  这天,就在江桐急得坐立不安时,突然门人来报,有人揭榜。

  等到他亲眼见到法师那一刻,不禁对所谓的法师大失所望——那不过是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还疯疯癫癫的老婆子。

  江桐叹了口气,取出些碎银子就命人将疯婆子赶走。

  疯婆子接过银钱随手一扔,突然正色说:“修道之人看重的岂是黄白之物?”说罢此话,她就头也不回地朝着一面墙奔去。冲到墙前,由于用力过猛,竟被撞得跌倒在地。

  在一片哄笑声中,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突然取出一枝笔在墙上画了扇门。

  一阵烟雾腾起又散尽后,人们就听到她在墙外疯言疯语。

  江桐这才知道是遇上了高人,忙三步并做两步跑到门外一揖到地,把疯婆子请了回来。

  疯婆子落座后仍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江桐耐着性子又忍了半天,总算等到疯婆子彻底清醒了。

  疯婆子掐指一算,说:“今晚,那个死鬼要到铜剑庄去取马庄主的性命。”说完便起身跑了。

  当江桐率众跟着疯婆子快马加鞭赶到铜剑庄,远远地他们就听到了从庄里传来的哭喊声。众人进到庄里,马夫人一见江桐的面,便哭着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马庄主是个嗜酒如命之人,每天不喝上几口酒就睡不踏实。当天夜里,他半夜醒来,又如往常一样来到一张桌前端起一坛酒打算豪饮,突然,一枝毒镖从酒坛里飞出来正中他的咽喉。看到丈夫遇袭,武功也不错的马夫人忙飞身而起朝着坛子就是一脚。让她想不到的是,坛子在地上连滚几下后,竟从里面钻出一颗乱发长须的人头朝空中飞去。就在马夫人被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时,屋内烛光突然一灭,那颗人头就趁机逃走了……

  江桐宽慰了马夫人几句,便来到马庄主尸体旁端详起来,他拔出插在马庄主喉间的毒镖一看,那枝镖竟是马庄主擅用的五毒夺魂镖。

  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马庄主的尸体,转过身来用询问的目光瞅着还在说着疯话的疯婆子。

  疯婆子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懂的话,突然一下子又清醒过来,吩咐江桐:“江盟主,快去备个孔明灯,我要查查那个死鬼的老巢到底在哪里。”

  江桐忙命人做好一盏孔明灯递到她手上,她取出一张符咒粘在灯上后,就在地上照了起来,照了半天,她对众人说:“看来,那个死鬼就是从这里使用土遁逃走的。”

  众人跟着她来到庄外的一片荒地上,疯婆子放飞孔明灯,手指天空:“我的儿,快去帮娘找到那个死鬼的藏身所在。”

  有些人听到疯婆子把灯唤作儿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个年老的庄丁却厉声呵斥那些人:“法师说得不错,因有守庄重责在身,出事前后我一直守在这里。就在一个时辰前,我曾亲眼见到那颗鬼头是从这里腾起一阵烟雾后飞到天上去的。”

  有几个庄丁点头称是,证明老庄丁所言非虚。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疯婆子又一次出人意料地发起疯来。

  心急如焚的江桐整整等了一天一夜,疯婆子总算又清醒过来。

  她又掐指算了半天,这才对江桐说:“盟主,我已找到死鬼的老巢,只是死鬼修行多年,法力高强,仅凭我一人之力难以降服他。”

  江桐忙赔笑说:“法师,想要帮手还不容易,我这就吩咐下去,让武林中人都跟随你去捉鬼。”

  疯婆子犹豫半天,叹了口气:“死鬼鼻子很灵,带的人多,恐怕会把他惊走,有一力大可伏虎的人随我前去,足矣!”

不等其他人答话,为子复仇心切的江桐便决定亲自跑一趟。

  第二天一早,江桐换上疯婆子给他的一套画满符咒的道袍后,便跟着她上路了。

  两人行了一天一夜,总算来到一处长满荒草、坟堆一座挨着一座的墓地。她取出几大捆江桐提前派人用黑狗血浸过的粗绳子后,就开始指导江桐与她一起布起阵来。

  两人忙了大半天,一张用几根竹竿撑起、罩在十几座坟丘上的巨网总算织成了。她一边坐在网边等天黑,一边交待江桐,一旦鬼侠出现,他该怎么办。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坟地里也不再安静,伴随着粼粼鬼火时隐时现,从地下发出的鬼叫声也飘飘忽忽地时不时传入两人耳中。

  过了一会儿,两人借着微弱的月光终于看到,一颗乱发长须的人头从一座坟丘中钻了出来。

  江桐忙手持桃木剑飞身跃起,对着鬼头便是一剑,鬼头也很狡猾,腾起一阵烟雾后就钻回了地下。江桐忙取出一杆画满符咒的小黄旗插在鬼露头的地方。

  据疯婆子说,鬼在地下行走也有鬼道,只要在鬼出现的地方设下拦路旗,鬼就只能沿原路返回,再择路而逃。

  就在江桐与鬼头周旋时,疯婆子也没闲着,她一边东奔西跑地检查着巨网,一边口中发出声声怪叫。

  她每次那声最长的怪叫过后,鬼头都会从地下发出一声惨叫,重又露出头来。

  江桐则在每次鬼露头后,及时地在鬼头隐没的地方插上一杆小黄旗。

  过了一会儿,江桐就在一座座坟丘间插满了小黄旗。他略微休息后,就在一处没有插黄旗的地方手持桃木剑静静地等着。

  不过让他很意外的是,鬼头并没有像疯婆子说的那样在他站立的地方出现,取而代之的是,突然竹竿纷纷钻入地下,他亲手编织的巨网从天而降把他罩住了。

  出于本能,他双脚点地飞了起来,伴随着泥土四处飞溅,他这时才明白,上了疯婆子的当。

  原来,疯婆子让他去插旗子的目的,不过是在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后,将暗藏在地下的一张网与罩在坟丘上的网连接起来。

  更让江桐气愤的是,他这一跳,在将地网彻底从土里拽出后,正好帮了两个对头的忙。只见两人在地网出土后,各执绳子的一头一阵猛拽,那网就越收越小,最后牢牢地把他困在网中动弹不得。

  看着一堆堆干柴被两个对头堆在自己身旁,江桐明白他的死期到了。

  在临死前,他一阵狂笑,对两人说:“老夫死前只有一个要求,只想知道,疯婆子你到底是何来历,你们究竟是人是鬼?”

  鬼侠冷哼数声后,便咬牙切齿地说出了真相。

  十几年前,鬼侠别师下山后,便在每杀一个恶人后留下鬼侠二字。

  他之所以要自称鬼侠,是因他曾发过“纵做鬼,亦为侠”这样的重誓。那年,他被众恶人囚禁后,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料到竟被人救了。

  一天夜里,正在牢中愁肠百结的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定睛一看,叫他的人居然是看管他的一个名叫于名正的恶人。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于名正居然趁人不备偷偷地打开牢门说要救他。

  于名正一边替鬼侠打开锁链,一边向他述说着自己的不幸经历。

  于名正说,江桐仗着武艺高强,便东征西讨强令各派臣服。

  有一年,江桐杀到于家庄,于名正出于正义誓死不肯奉江桐为盟主。江桐一怒之下就连出数掌拍死几个庄人,并扬言说,如果于名正还不肯屈服,他就要把全庄的人都杀了。为了全庄人的性命,于名正只能含泪跪地向江桐俯首称臣。

  于名正想不到的是,江桐竟趁他不备时点了他的穴,然后把一粒药丸强行灌到他的腹中。事后,他才得知,江桐给他灌下的是一粒只有江桐自己才有解药的毒丸。江桐就是用这个办法来控制手下的。

  每次毒发时,于名正都生不如死,无奈之下,为了获得解药,他只能一次次违心地去做恶事。

  一次,于名正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奉江桐之命去杀一家人。当他的妻得知此事后,生性善良的她便提前通知了那家人。

  于妻泄密一事被江桐知道后,江桐便命人杀了于名正的妻子。

  于名正怀抱年仅两岁的女儿小英,在埋葬妻子后,发誓一定要替妻子报仇。

  讲罢自己的经历,于名正告诉鬼侠,凭他低微的武功,就是再练上几十年也根本杀不了江桐。

  他希望鬼侠逃走后,能设法完成他的心愿。接着,他就取出一粒易容丹,要求鬼侠赶快易容成他的模样后逃走。

  他则要换上鬼侠的衣服,再易容成鬼侠的模样来麻痹众恶人。

  鬼侠自然不肯让于名正替他受死,于名正却说,没有解药,他就是逃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况且两人一起逃走,必会被众恶人发现。

  想想也别无办法,鬼侠只能含泪答应了于名正的要求。鬼侠临行前,于名正交给他一本家传奇书,并向他献了一条可出奇制胜杀江桐的计策。

  鬼侠顺利地逃走后,于名正便易容成他的模样替他上了断头台。

  行刑前,于名正故意将一口真气聚于头顶,借着刽子手的一刀之力,他的头飞出很远后才落地。

  于名正这么做,就是要给人造成鬼侠是鬼而不是人的假象。

  鬼侠先按照于名正的临别之言接出了小英,休养一阵,伤好后,他便伺机刺杀江桐。

  怎奈江桐武功实在太高,鬼侠接连两次失手,还差点儿丢了性命,他便隐居起来开始修炼那本奇书上的功夫。

  第一年,他只能将自己的身体缩进一个木桶里;第二年,他就能把身体缩进一个酒坛中;到第五年头上,他便可让身体收缩自如,甚至可将身体缩小到脖子大小。

  神功练成,他便把头发胡须留得很长,每次飞在空中,用须发遮挡住已缩得很小的身体,使看到的人都以为他们见了鬼。

  鬼侠连杀几个恶人后,便准备找江桐报仇。

  但让他感到无比懊丧的是,在他闭门苦修的这五年,江桐不但成了武林盟主,还练成了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金刚护体大法。

  虽然他也知道要想破解这种大法,用烈火焚烧江桐身体半炷香的时间即可,但他更明白,他根本就无法找到这样的机会。

  无奈之下,他只能静等小英长大再想办法。这样一等,10年就过去了,小英已出落成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

  聪明过人的小英得知江山固是个专爱采花的淫贼后,经过一番苦思,想到了除掉江氏父子的连环计。

  她先故意现出真容吸引江山固的视线,在他入套后,她便利用神功缩起身体并用长发遮住。

  江山固掀开被子那一刻,她便用线牵着几根枯骨做出乱动的姿势。江山固受惊欲逃走,她吹灭蜡烛后,先点了他的穴,又把他拖到了床上。

  她砍掉江山固的脑袋后,又用销骨粉将他的身体化为灰后藏到了床下。恶仆们进门后看到的那些枯骨,不过是她提前带在身上的骨头。

  不出小英所料,自知无法对付鬼的江桐果然中计要请法师。她便易容成一个疯婆子揭了榜,一进到江府,便发现有一面墙的拐角处有个鼠洞。

  她灵机一动,便在烟雾的掩护下施展起缩骨法,通过鼠洞钻到墙外。

  接下来,江桐就一步步入了她与鬼侠为他设好的圈套:鬼侠杀了马庄主后,“能掐会算”的小英很顺利地就把江桐引到鬼侠早已在地下布好地网和暗道的坟地……

  待鬼侠说罢真相,小英就打算点火把江桐烧死。

  让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是,突然从江桐口中迸出一口痰,正朝着她的面门射来。鬼侠飞身挡在了小英前面。那口痰威力奇大,竟把鬼侠的前胸打得血肉模糊。

  江桐狂笑着对鬼侠说:“你已中毒,没我的解药就休想活命,快把我放了!”

  鬼侠犹豫片刻,回过头来对小英说:“好孩子,听为父的话,我死后,你一定要信守曾对我发过的誓言:‘纵做鬼,亦为侠!’”说罢此话,他点起火把来扑到了柴堆上。

  熊熊烈火燃起,小英眼睁睁地看着养父与江桐一起葬身火海。

  数年后,江湖上又出了位专杀恶人的女鬼侠。但谁也不知道,她丑陋的鬼脸后面,其实有一张美丽的容颜。

本文网址:http://www.westin-shanghai.com/guigushi/5016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